如何评价“2017年中国在册新闻调查记者仅剩175人”?
7人赞同 4人关注

据统计,2017年,中国在册新闻调查记者仅剩175人。传统媒体中的调查记者保有量仅130人,在六年前,这个数字还是306人。而我们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

数据来源:张志安《新媒体环境下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


调查记者怎么定义?通常的认识是:以从事调查性报道为主业的记者。英国媒体理论家Hugo de Burgh认为调查记者的责任是挖掘真相。王克勤认为,调查记者必须深入一线,主要从事揭黑报道,且揭露对象为公权机关、强势企业,并作出有公心的独立调查。

调查记者并不是一个暧昧的词汇。在美国,有美国调查记者编辑协会,国际上,则有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即便在中国,也有许多知名调查记者、以及种种关于调查记者的论述。有朋友觉得这是隔行如隔山,但我之前却认为在一个文明社会,经历过毒奶粉、地沟油、黑煤矿、孙志刚案、山西疫苗事件等等之后,知晓并理解“调查记者”的存在,应属于常识范畴——对不起,我太天真了。


这些被称为社会“看门狗”的调查记者们,都去哪儿了呢?

1989年,《郑州晚报》记者殷新生,因揭披郑州市检察院越权事件,被诬陷入狱。

1998年,《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因揭露山西运城渗灌工程造假,被判刑12年。

2002年,《京华时报》记者杨威,因采访物业纠纷问题而遭遇殴打,导致耳鼓膜穿孔。

2003年,《南方都市报》因报道孙志刚案与非典事件,影响高层仕途,主编程益中被捕。

2005年,《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因调查报道聂树斌案,被迫辞职,淡出新闻界。

2006年,冰点周刊因刊登《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被停刊整顿,主编副主编均被免职。

2008年,《法制日报》记者朱文娜,因采写辽宁西丰拆迁案,被警方拘传。

2008年,《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景剑锋,因报道山西公安包庇黑恶势力,被判刑1年。

2009年,《河北青年报》副总编辑乐倩,遭遇歹徒报复行凶,歹徒边打边喊“叫你报!”

2010年,《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凯恩股份交易内幕,被当地公安局网上通缉。

2012年,《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三鹿奶粉首位报道人,发表“新闻已死”,离开新闻行业。

2013年,《新快报》记者刘虎,因实名举报工商总局副局长,被关押346天。

2013年,《南岛晚报》记者杨琼文,因曝光海南万宁校长开房案,被迫离职。

2013年,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王克勤,因《北京暴雨失踪者》一文,《经济观察报》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本人被迫离职。

2016年,《兰州晨报》《兰州晚报》《西部商报》三名驻武威记者,因被当地部门视为发布“负面报道”而遭遇逮捕。

……

阅读更多
收起
4天前
7 15 条评论 操作
2个回答
Peter Pan | 执念于一瞬之间,万物皆开
37人赞同

“胡温”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接近公民社会的时期,空前,也可以说是“绝后”(未来一百年为限)。

  • 那时候媒体讲的是“大国公民意识”、“诚信社会”;
  • 南方自由系媒体经常有深度的内幕文章披露;
  • “公知们”在媒体上“针砭时弊”;
  • 独立调查记者们活跃在新闻界,亦有风吹草动,即奔向“瓮安”、“石首”;
  • 维权律师帮着上访户努力地申诉;
  • 民间组织团体活跃,要求教育平权,要求官员公示财产;

……

可以看到,整个社会的公民力量正在起步,中国人当了5000年的顺民,终于有希望可以自己作为社会的公民了。


温家宝在遇到薄熙来逼宫后面色凝重的讲道:没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改革终将毁于一旦。

于是在某个强人上台后,上述群体遭到了抹黑、污名,随后遭遇了灭顶之灾。

停滞的经济、贻笑大方的反腐、噤若的寒蝉,一辆疾驰向前的改革高铁,没想到说掉头就掉头了。温家宝当年似乎一语成谶。

阅读更多
收起
3天前 ▫ 3天前修改过
37 10 条评论 操作
不勝寒蟬 | 搬砖的。
36人赞同

以下内容藏着一些严重的双重思想成分,读完会你可能会有更多不解 :) 但既然题主问如何评价,那小弟就试着评价一下。

其实我算是很熟悉新闻记者这个行业。但是出于隐私,我不便直说是怎么熟悉。 

2017年夏天,以沙特为首的波斯湾国家集体孤立卡塔尔,指责后者支持伊朗和恐怖势力,并从政治和经济上对该国实施了一定程度的封锁,包括但不限于限制入境、物资封锁等。对于缓和现状的方案,沙特给出的众多条件中有这么一项:关闭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一家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阿拉伯语电视台,且拥有受众广泛的英语频道。

我写这条回答并非是来分析海湾局势的,因此孰是孰非直接跳过,只留一句:沙特和卡塔尔当局都不见得是什么好鸟,互相咬的一嘴毛而已。只不过沙特是亲美势力煽动、卡塔尔是反美势力带节奏,背后都是宗教派系和利益纠葛。

半岛电视台是一家我非常欣赏而又有些嫌恶的媒体;欣赏是因为这家媒体能够给你提供绝对独一无二的视角和深度调查(比如叙利亚和索马里战区政府与反政府势力那毫无二致的无耻手腕,再比如孟加拉性服务产业中那悲惨而无助的雏妓之生存状态);嫌恶是因为它相当地反美、反犹。所以当我感觉自己有点亲美的时候,就会看它的直播来治一治自己的脑袋。

无论是半岛电视台本身还是卡塔尔王室,面对沙特的要求、都极尽嘲讽之能事,反驳称其满口胡言,且分明是对波斯湾这惟一一家能够自由说话的新闻媒体感到极度恐惧而已。

他们说的没有错。为了向沙特等国作出回应,半岛电视台做了这么一部只有50秒的影片,不仅字字句句刺向世界上每一个专制统治者的嘴脸,相较于题主所言所指也十分应景:


手打翻译字幕,帮助部分葱油深入理解:

对那些口口声声要求关闭半岛电视台、要求压迫世人获取真相之权利的团体来说,我们同样有一个要求。
我们要求新闻记者得以履其职责,不受胁迫所欺、不受恐吓所扰。
我们要求公众能够(自由)获取公正客观的信息。
我们要求那些毫无话语权之人能够发声、能被倾听。
我们要求多元的思想与观点得到重视、而非遭到恐惧。
我们要求新闻记者不被当作罪犯一样对待。
我们要求新闻自由

这部不足一分钟的影片,在过去半年里我反复看了几十次以上。

读到这里,也许你会纳闷为什么半岛在一个绝对君主制国家如此旗帜鲜明地大举新闻自由旗帜。可事情还偏偏就这么奇怪。早在2012年,半岛电视台北京分社就已经在中共的胁迫之下被关闭了,原因之一则是其揭露中国的劳动改造制度内幕[1]。而半岛的新闻记者默罕默德·侯赛因在2016年12月被埃及当局逮捕后,至今都未获得释放[2]

2017这一整年,世界上有262位新闻记者遭到逮捕、创下历史新高;土耳其(73)、中华人民共和国(41)、埃及(20)获得一年内监禁最多记者之前三名的殊荣[3]

262名记者,262个故事,262个耻辱。这就是我去评价题主所言之现状的方式。

本篇答案权当送给那坚守阵地的175位女士和先生;也送给更多的千千万万个想报道真相却被钳住唇齿的中国一线记者;更送给品葱的朋友们,希望大家将记者在威权统治下的挣扎铭记且宣扬出去,不要让他们用血肉换来的牺牲白费。  

阅读更多
收起
3天前 ▫ 3天前修改过
36 1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