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土改有多不公平、血腥和残酷?
4人赞同 2人关注

土改有多不公平、血腥和残酷?

阅读更多
收起
3天前
4 6 条评论 操作
1个回答
乌云 |
18人赞同

当年所谓的“土改积极分子”以前多为地痞流氓,一听说效忠新政权可以分到土地和地主家的财产,摇身一变就成了所谓的“积极分子”。

社会秩序被践踏,暴力被合法化。


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会议室,来自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作《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专题演讲。室外是盛夏的艳阳,但室内却弥漫着一股不安的寒意,在谭松冷静讲述和墙上视屏图像中,土改的种种酷刑展现在听者眼前,恐怖得令人脊背发凉。



谭松在调查中发现,川东是贫穷山区,很少良田千亩的大地主,土改前川东地主平均每人所有土地仅十四点五九亩。许多被打成地主的其实是自耕农,或只是相较富裕的农民,而且中共划分地主非常随意,甚至有当教师不需下田劳动也被打成地主。在最穷的巫溪县,一家有两个煮饭的鼎罐就被评为地主。他指出,死于文革的刘少奇领导土改运动,主张暴力土改,双手染血。为了建立新政权的权威,需要杀人立威,所以土改设立人民法庭,下放杀人权,鼓励杀人。一位当年土改工作队员戴廷珍接受他的采访说,"批斗之后就是枪毙,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杀人。共产党要这样做才吓得住人。"因此对中共来说,"土改必须是一场暴风骤雨,也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一位叫黎明书的男子回忆说,他的姐姐黎琼瑶当年二十出头的未婚女子,被逼交出洋钱,交不出先被暴打灌辣椒水,然后被扒光衣服用猪鬃毛扎乳头,无法忍受当天跳堰塘自杀。一位土改民兵连长李朝庚接受谭松采访说,土改时忠县有个未婚女子梁文华还未结婚,本身不是地主,因为是全县著名美女,就被十多个土改民兵抓去轮奸致死。

谭松在演讲中说,土改中最血腥残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径还不是斗争诉苦会,而是向地主逼浮财这个阶段,索要金银珠宝,逼不出来,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诸如"背火背篼"(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粘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

谭松说,利用地痞流氓当革命先锋,是当年被共产国际派来中国发动革命的苏联顾问鲍罗廷发明的。

谭松在演讲结束时,将他调查到的死于土改的受难者名单一一在视屏上打出来。他说,每一位受难者都不应该被人遗忘。


可惜,这位自费研究土改的重庆师范大学的教授谭松在十九大前被开除



阅读更多
收起
3天前 ▫ 3天前修改过
18 7 条评论 操作